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

負面清單再瘦身 引領開放不動搖

近日,我國在繼續對外開放方面動作頻頻:《外商投資法》開始施行;商務部將進一步縮減外商投資負面清單;自然資源部表示我國將全面開放油氣勘查開采市場……邁入2020年,我國對外開放的決心不動搖,對外開放的力度也更大。

縮減負面清單打造對等開放環境

記者梳理發現,我國外商投資負面清單經歷了5次修訂。2013年9月,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成立,率先出臺了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2013年版外商投資負面清單,這是中國的第一份負面清單,條例達190條;2014年,負面清單調整減少至139項;2015年廣東、天津、福建3個自由貿易試驗區掛牌成立,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自由貿易試驗區外商投資準入特別管理措施(負面清單)的通知》,2015年版負面清單進一步將特別管理措施減為122項;2017年,遼寧、浙江、河南、湖北、重慶、四川和陜西7個自由貿易試驗區掛牌運行,我國印發了2017年版的負面清單,進一步將特別管理措施減少至95項,并覆蓋了當時已經運行的11個自由貿易試驗區;同時,2017年6月,國家發展改革委員會和商務部聯合發布了《外商投資產業指導目錄(2017年修訂)》,首次在形式上落實了在全國范圍(自貿區除外)適用的外商投資準入負面清單制度,63條負面清單;2018年,自由貿易試驗區負面清單減至45條;全國負面清單減至48條,并且全國版的負面清單在金融、基礎設施、交通運輸、文化、汽車、船舶、飛機、農業、能源、資源等多個領域推出了開放的舉措,限制措施縮減了近四分之一;自由貿易試驗區的負面清單進一步在文化、資源、種業、電信等領域進行開放的壓力測試。

目前,我國外商投資準入負面清單限制措施已從7年前的190條縮減到現在全國版的40條和自由貿易試驗區版的37條。

“外商投資負面清單的縮短,符合我國對外開放大潮流,從我國建設開放型經濟體系角度看,負面清單縮短就意味著更加開放。”對外經貿大學國際經濟貿易學院教授、FDI研究中心主任盧進勇在接受《中國貿易報》記者采訪時表示,跟發達國家相比,我國負面清單還比較長,因此我國對標國際經驗,不斷給負面清單瘦身。當然,縮減負面清單也體現了對等開放,有利于給走出去的中國企業尋找一個平等開放的東道主國投資環境。

2019年版的全國和自由貿易試驗區兩張負面清單進一步擴大農業、采礦業、制造業、服務業等領域的開放。業內人士分析,負面清單在壓縮的同時,也有了清晰的方向,回應了境外投資者的關心。例如,在文化領域,取消電影院、演出經紀機構須由中方控股的限制,體現了我國堅持擴大對外開放的方向不動搖。

穩定外資發展信心促進國內產業發展

我國市場準入不斷擴大,促進了外資流入穩定增長,外商投資結構進一步優化。據商務部數據顯示,2019年1至11月,全國新設立外商投資企業36747家,實際使用外資8459.4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6.0%,其中,自由貿易試驗區實際使用外資1212.6億元人民幣,占比為14.3%。高技術產業實際使用外資2407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27.6%,占比達28.5%。

“實行負面清單管理模式,并且不斷縮減負面清單列表,體現了我國營商環境的不斷國際化。”清華大學服務經濟與公共政策研究院客座研究員、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經濟學院副院長羅立彬表示。在世界銀行《2020年營商環境報告》中,我國總體排名比去年上升15位,名列第31名。該報告稱,大力推進改革議程的中國已連續兩年躋身全球營商環境改善最大的經濟體前十名。

營商環境的持續優化,增強了外資在華發展的信心。

“中國的營商環境在改革開放進程中逐步完善,這要歸功于中國政府開放發展的態度和世界一流的遠見。”全球香精制造巨頭芬美意公司中國區總裁安保羅表示,“沒有良好的營商環境,芬美意不可能在華發展得如此順利。”

持續推進放寬市場準入,這既是促進國際合作的需要,也是中國自身發展的需要。在盧進勇看來,當我國產業發展到一定程度時,要讓該產業投入到國際競爭的大環境中去鍛煉,而負面清單的縮短,讓更多外資進入中國市場,從而有利于促進產業競爭,加快產業發展。

“隨著中國經濟進入高質量發展階段,采用負面清單的管理方式,并不斷縮減負面清單列表,有利于更好吸引外資,從而集結全球優勢資源來推進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羅立彬談道。

在談到我國負面清單發展趨勢時,盧進勇表示,我國負面管理清單將會越來越精簡,越來越國際化。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網0
真人街机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