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

應對經貿變局 中國需要怎樣工業化?

最近幾年,國際經貿格局發展變化給我國工業化戰略提出了新問題。在日前召開的第三屆中國經濟發展高層論壇上,中國社科院經濟研究所所長黃群慧回應了這些問題。

黃群慧不贊同前幾年過于樂觀地認為中國已經實現工業化的看法,也不同意因為中美貿易摩擦暴露出芯片短板而輕視中國工業化成績的看法。“我認為中國現在處于工業化后期是一個比較客觀理性的判斷。因為芯片造不出來,并不意味著我們不能實現工業化,工業化實現與否是對經濟發展水平的概括,而不僅僅是因為某項技術。當然某項技術在一定程度上能反映一定的水平,但是技術本身并不能說明工業化的問題。一個國家工業化也不需要所有的技術都擅長。我們至少還需要10-15年的深化工業化進程,才能從基本實現到全面實現工業化。”黃群慧說。

針對一些國家發展中出現的去工業化現象,黃群慧認為,很多研究表明,過早地去工業化會導致一國陷入中等收入陷阱,這有拉美教訓和東亞經驗,拉美陷入到陷阱里,東亞一些國家和地區走了出來。“從規律上來看,去工業化是正常的,這里是發展中國家發展成為發達國家的過程,問題在于第二產業尤其是制造業占比在從高降低的過程中,有沒有發揮它應有的創新效應、外匯儲備效應和產業關聯效應。如果發揮了,它下降是對的;如果沒有發揮充分,那就叫做過早地去工業化。”黃群慧分析,“現在來看,我們國家應該說總體發揮了第二產業的作用,但是有沒有發揮好?至少現在看還有一些問題。之所以擔心去工業化,是因為我們制造業環境現在看來也需要加快改善。現在通過降稅、財政補貼等來改善制造業環境。但我國的制造業環境還是不如英國、瑞士、美國等國家,我們還要注意去工業化的節奏。”

黃群慧注意到,中美貿易摩擦發生以后,這兩年大家關注我國產業的安全性、先進性。“其實中國很少有一個固有的機制去評價制造業的安全性、先進性,相反美國每年有兩次對產業鏈安全的評估。從2019年上半年,中國的國家制造強國建設戰略咨詢委員會開始做這個事情,初步挑了26個有代表性的制造業進行評估,基本將差距分為四類:領先、先進、差距大、差距巨大。目前來看我國制造業居于世界領先地位的有5類,世界先進的有6類,差距大的有10類,差距巨大的有5類。在安全性方面,我們大概60%的產業是安全可控的,40%是不行的,尤其有8類產業對外依賴度高,占30%。我們羅列了一些“卡脖子”工序,具體的技術比如說軌道交通這個產業在全球是領先的,但是我國軌道交通裝備產業里的軸承、運輸控制系統和國外差距很大。”黃群慧分析。

在這樣的國際背景下,怎樣有針對性地提升我國工業化水平?黃群慧建議,應該強化核心能力,在戰略方面應更加強調產業再造,在產業政策方面要強調品質革命。尤其是政策方面,產業政策是一個復雜的、動態的政策組合,這個政策組合需要和國際環境相匹配,尤其要和工業化階段相匹配;競爭政策才會催生真正有顛覆性的創新,而且應該強調的是對整個產業的服務體系改善。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網0
真人街机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