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

中日韓小循環 為經濟復蘇注入動力

在疫情全球蔓延形勢依然嚴峻的情況下,中日韓三國率先控制疫情。近水樓臺先得月,三國借機開展經貿合作,構建中日韓小循環有利于該地區經濟復蘇。為了讓中企更好了解當前中日韓經貿合作形勢,幫助中企制訂合理策略,利用中日韓小循環化危為機,6月9日,中國貿易報社中貿國際智庫平臺舉辦了主題為“企業如何利用中日韓小循環化危為機”的經貿會客廳線上圓桌會議。

本次會議由中國貿易報社總編輯范培康主持,中國貿促會駐韓國代表處首席代表楊曉軍、中國貿促會駐日本代表處首席代表鞠文永、中國貿促會研究院國際貿易研究部副主任周晉竹、中國貿促會專家委員會委員、上海國際貿易中心戰略研究院執行院長姚為群等嘉賓,圍繞日本、韓國疫情防控及經濟恢復情況、貿易投資機遇與風險,中日韓經貿關系解析,三方合作面臨的機遇與挑戰,以及企業如何利用中日韓小循環化危為機,更好拓展市場等議題進行深入交流與研討。

中日韓小循環為地區

經濟復蘇提供示范

“目前中日韓疫情防控效果明顯,三國率先推動復工復產,這將為促進地區經濟復蘇提供重要動力,也將為維護全球經濟穩定發揮積極作用。”周晉竹表示,作為全球主要經濟體,中日韓三國GDP占全球總量五分之一以上,中日韓三國是東亞價值鏈中非常重要的組成部分,三國之間已經構建了十分密切、牢固的分工協作體系,三國經濟互補性強,已經形成事實上的經濟共同體,在疫情沖擊全球經濟的背景下,三國加強經貿合作顯得尤為重要,這為暢通東亞區域經濟循環提供了非常有利的條件。東亞、東北亞區域的小循環,也填補了海外市場因為疫情出現的部分產業鏈供應鏈的暫時性空白。

“在全球疫情還在蔓延的情況下,中日韓三國率先控制住疫情,為國際社會增添了信心。”楊曉軍表示,疫情發生以來,中日韓三國團結協作,就疫情信息、防控措施、出入境人員管理等保持密切協同,形成防控合力,從而有效遏制了新冠病毒在該地區的擴散,中日韓三國聯合抗疫,為全球抗疫樹立了樣板。他積極肯定了中韓建立“快捷通道”的作用,“中韓兩國立足大局,通過密切合作,在確保疫情防控前提下,在全球范圍內率先開通‘快捷通道’,這是深化國際抗疫合作的一大創舉,為中韓重要企業復工復產的人員往來提供便利,相信通過雙方共同努力,兩國人員交流往來將更加順暢,地區乃至全球產業鏈、供應鏈的運行也將更加穩定、暢通,對國際多邊合作機制也將起到積極示范作用。”

“近年來,中日關系持續向好發展,為中日經貿關系進一步發展提供了良好的基礎。尤其是,在這次共同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過程中,兩國地方政府、民間團體之間形成了良好的互動,拉近了兩國人民的關系,這為中日經貿合作進一步發展營造了更好的大環境。疫情結束后,地方之間的經濟合作很可能會成為中日經貿合作的新亮點。”鞠文永表示,日本的疫情已經得到了有效遏制,日本政府5月25日宣布解除全國緊急狀態,還敲定了“力爭兼顧防止新冠肺炎疫情擴大和維持社會經濟活動”的基本方針,將分階段提高社會經濟水平及鼓勵企業有序開展商業活動,社會經濟活動逐步重啟,可以預見,中日經貿交流也將逐步恢復。

“中日韓的經貿合作將成為北美、東亞乃至全球價值鏈的穩定器,也將成為中日韓三國經濟合作共贏、世界經濟復蘇的主要推動器。”在姚為群看來,中國離不開日韓零部件的供應,其最終商品的市場是歐美等國家。據亞洲開發銀行統計,2010年至2018年我國進口的中間產品占進口總量的74%,出口的最終品達52%,中日韓是全球資源配置的樞紐。他提出,應該在中日韓自貿協定談判內容中增加穩定區域生產網絡的約束性條款,以保證產業鏈供應鏈在風險沖擊下的正常運轉。加快中日韓自貿區協定談判具有重要意義,這對世界經濟穩定具有很大作用。

積極應對挑戰加強三國經貿合作

在疫情全球大流行背景下,中日韓經貿合作也面臨著挑戰。楊曉軍分析,首先,新冠肺炎疫情給全球經濟帶來沖擊,國家本位主義上升,各國首要任務是防控疫情及恢復本國經濟,全球合作受到挑戰;其次,韓國和日本都是美國盟國,中美關系的不穩定性將對中日韓三國合作產生負面影響。面對當前困境和挑戰,他表示,中日韓的發展均得益于經濟全球化,中日韓合作仍是大勢所趨。三國應當秉持負責任的態度,堅定支持經濟全球化,盡力消除貿易保護主義和單邊主義對地區乃至世界造成的負面影響,為區域和全球經濟穩定增長繼續貢獻力量。

與會嘉賓表示,中日韓三國產業鏈互補性強,經貿合作的機遇大于挑戰,同時中國持續擴大對外開放將為中日韓經貿合作擴展提供更多機會。

“近年來,制造業服務化,服務業外包化、數字化、高端化、融合化的發展趨勢愈發明顯,作為價值鏈的黏合劑和重要的生產投入,服務貿易擴大開放的收益將逐步滲透到其他部門,專業服務、商務服務、通信服務、金融服務、運輸服務等領域市場準入放寬和價格降低將進一步提高制造業的生產效率。中日韓貨物貿易的合作融合程度已經非常緊密了。未來,中日韓可在服務貿易方面加大合作,這將有利于新一輪消費結構和產業結構升級。”周晉竹表示,今年中國政府工作報告明確提出要出臺跨境服務貿易負面清單,這意味著我國服務貿易的市場準入將大幅度分步放寬、取消對跨境交付、境外消費及自然人移動的限制,對外資實現服務業既準入又準營。因此,中日韓可充分發揮各自的優勢,協同發展新興服務;另外今年我國將繼續縮短外商投資負面清單,為日韓企業進入中國提供更多機會。

楊曉軍表示,中國海南自由貿易港的建設,將為包括日韓在內的各國企業帶來巨大的貿易投資合作機會,也為新環境下的中日韓合作提供新機遇。而且中日韓企業可在健康醫療、智能制造、5G等領域加強合作,打造新的經濟增長點。

“中國擁有完整的產業結構、巨大的市場,而日本諸多中小企業則擁有優質而安心的服務、品牌實力和技術優勢。中日兩國在雙邊貿易、雙邊投資、財政金融、第三方市場等領域的合作空間極為廣闊。”鞠文永表示,后疫情時代,中日數字經濟合作將有很大潛力。疫情加速了日本社會的數字化,遠程辦公、網絡教育、企業數字化經營等也成為日本社會的新常態。在數字經濟領域,中國處于領先地位,擁有先進的技術和商業模式。此外,中日在節能環保、觀光旅游、現代農業、食品安全、防災減災、應對老齡化社會等領域的合作更是大有可為。

為幫助中企更好拓展日韓市場,楊曉軍給企業提出幾點建議,首先,應在所從事的領域具有過硬的技術或產品,以及較高的服務水平;其次,進入一個新的市場前,應深入調研,全面了解相關產業及投資政策規定,做好風險評估;再次,可以有效利用中韓兩國FTA拓展韓國市場或與韓國企業開展合作;最后,應嚴格遵守當地的法律法規,做到合法經營,積極回饋當地社會,實現互利共贏。周晉竹也表示,企業在走出去之前,做好一系列盡職調查,可以幫助企業規避風險,減少不必要的成本支出。

姚為群認為,政府需要搭建促進企業合作的平臺,通過合作來補鏈、強鏈、延鏈;要發揮好龍頭企業的作用,龍頭企業可以建立穩定的供應鏈關系,為中小企業提供更多合作機會。

“中日韓三國地緣相近、人文相親,三國間合作機制將不斷加強,中日韓三國在穩定疫情防控的基礎上,打通經貿循環之路,推動世界經濟復蘇,為促進中日韓三國經貿合作注入信心和活力。”鞠文永表示。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網0
真人街机电玩城 今日专家推荐股票 湖北11选5开奖结果 上海快三实时开奖 股票分析报告3000字 免费安徽快3计划工具 股票网上开户哪个好 江苏福彩快三 河北福利彩票排列7 黑龙江体彩6 1开奖结果 股票的交易和涨跌原理 天津11选5杀号 如何开通股票账户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号 历年上证指数图 山东群英会号码遗漏 福彩3d玩法的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