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

中新工商界人士:一帶一路建設動力將更加充沛。

自2013年算起,中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已有7年時間。7年來,中國已同138個國家簽署了“一帶一路”合作文件,共同展開了2000多個合作項目,解決了成千上萬人的就業。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貨物貿易總額超過了7.8萬億美元,對沿線國家直接投資超過了1100億美元。當前疫情對“一帶一路”合作造成了一些影響,但各國人士認為,這都是暫時的,也是局部的。從整體和長遠看,經過疫情的考驗,共建“一帶一路”的基礎將更加牢固,動力將更加充沛,前景將更加廣闊。

在“后疫情”時期的新背景下,如何實現新階段的“一帶一路”經貿合作往來,這是包括新加坡在內的各沿線國家投資企業正在思考的全新的命題。為此,中國貿促會駐新加坡代表處、新加坡中資企業協會秘書處對多位中新工商界人士進行了訪談,共同探討后疫情時期“一帶一路”新的合作領域,暢談“一帶一路”倡議構架下全方位合作的新探索與新實踐。

問:如何看待疫情對“一帶一路”建設的影響?當前形勢下,如何通過共建“一帶一路”更好推進國際合作?

中國建設銀行新加坡分行總經理任冬艷:當前形勢下,中國同“一帶一路”沿線各國在信息分享、物資采購、醫療救助、疫苗研發等方面進行了深度合作,各國項目合作領域也從硬件基礎設施轉移到金融科技、技術和數字貿易、醫療衛生系統等軟實力建設中來。我們相信,在合力抗擊疫情的過程中,更多、更有效的新合作模式會應運而生,這也將為各國持續推進更大范圍、更高水平、更深層次“一帶一路”合作打下堅實的基礎。

新加坡大華銀行集團國際管理董事總經理張志堅:從目前情況來看,疫情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間合作造成了短期負面影響。但長期來看,隨著疫情過后國際社會對“一帶一路”倡議理解的進一步加深,“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將會圍繞“共商、共建、共享”的發展理念在更多領域內全面深化合作。共建“一帶一路”的關鍵是經濟全球化與互聯互通。當前許多國家包括中國結合本國實際采取了例如入境限制、檢疫隔離、停飛航班等防控措施,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相關人員互訪、產業鏈布局以及物流運輸等,但這些負面影響都是暫時的。

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副主任兼秘書長王承杰: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圍的蔓延,對全球經濟帶來前所未有的沖擊。全球經濟衰退的風險在不斷積聚,增加了“一帶一路”共建的困難。但就目前看,這些沖擊和困難都是可控的,不會從根本上阻止“一帶一路”的共建步伐。而且,“一帶一路”合作對于各共建方,尤其是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緩解疫情沖擊、恢復經濟發展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不僅如此,“一帶一路”提供的協調協作平臺及其彰顯的開放、合作精神,也是應對這場全球危機所最為需要的,“一帶一路”建設必將成為各國對抗疫情的重要合作平臺和風險抵御機制。目前,各國家和地區多為應對疫情發布系列管控措施和鼓勵經濟運行的政策,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企業應密切關注最新動態,提前規避管控、消減違約風險的同時,充分利用政策便利,預先做好復產復工的各項資源準備。

問:目前,疫情還在全球蔓延,兩國企業攜手開拓第三方市場合作面臨哪些風險和挑戰?企業如何發揮主體作用?

新加坡盛裕集團國際業務總裁張永昌:東南亞部分地區的基礎設施相對薄弱,“一帶一路”倡議恰好極大地推動了這些地區的基礎設施建設。鑒于此類項目需要大量資金,很重要的一點是,東南亞國家應選擇與其發展戰略相一致的關鍵項目進行開發。隨著“一帶一路”項目的完成,東南亞地區必將從中受益,因為良好的基礎設施是經濟發展的重要基礎。

在短期內,我們需要持續關注新冠肺炎疫情動態,因為我們要重新開始在東南亞的項目。盡可能保持一個安全的環境將至關重要。這可能包括工作場所和施工現場的安全距離措施。我們可能會減少現場辦公人員的數量,并接受工作進度放緩的現實。必須確保工作場所的膳宿設計能有效防止疾病的傳播。所有這些都將增加項目的成本,延緩項目進程。但這是我們必須接受的新常態。

從長遠來看,我們還必須考慮項目的財務可行性。早在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之前,人們就已經對各國在開發這些項目時可能不得不承擔的高額債務感到擔憂。發生新冠疫情后,這種擔憂將加劇。在對疫情做出響應并支持經濟復蘇之后,大多數政府將出現更嚴重的預算赤字。國內生產總值和政府收入也將下降。私有基礎設施開發商將受到疫情的沖擊。

問:疫情對東盟市場產生了什么樣的影響?中國與東盟開展合作的前景如何?主要合作領域有哪些?

中國—東盟科技產業合作委員會執行主席李雪民:盡管一些國家的疫情傳播好像已經出現了拐點,無奈目前疫情還在全球肆虐,大部分專家都預測當歐美等地區逐步恢復經濟民生活動時病患數字會維持在一個較高的水平,直到持續有效的疫苗得以在全球范圍內普及接種。

坦率地說,中國東盟對接活動主要體現在產業轉移和加強貿易通道建設兩個方面,但新加坡可能是唯一的例外。新中兩國的合作更側重于高新科技產業方面,尤其是在高端制造業的交流與合作上。當然,兩國攜手到第三國推動“一帶一路”項目的建設更是前景一片光明,新加坡作為國際金融中心、航運中心及商業中心之一,在金融與法律服務業方面優勢明顯,可以補中國的一些短板,彼此抱團共進,相得益彰。

新加坡歷來非常重視與中國這個最大貿易伙伴所共同建立的“與時俱進的全方位合作伙伴關系”。雖然“一帶一路”由中國最先倡議,但這更是一個良好的國際合作平臺。連續七年作為中國最大外資來源國的新加坡,在“一帶一路”沿線60多個國家對華投資中占到總額的八成,而中國企業對絲路沿線國家的總投資中,新加坡一國就占據兩成,兩國的緊密經貿關系由此可見一斑。可以肯定的是,“一帶一路”讓世界變得更美好,讓眾多發展中國家的經濟、社會與民生都有騰飛發展的機遇。

問:如何看待“一帶一路”在推動全球經濟合作中的作用和前景?

中國港灣(新加坡)工程有限公司總經理馮良記:伴隨著中國疫情防控已取得初步進展,啟動復工復產,我們看到新加坡政府開始探討逐步放松對中國的入境管控措施,希望勞動力及產品供應鏈能夠逐步恢復并緩解。有效控制住當地疫情,是推進“一帶一路”國際合作的保障,中國也在利用本國的資源和豐富的抗疫經驗幫助其他國家共同抗疫,這是都是非常好的趨勢。

疫情過后我們還是要以“一帶一路”為載體,加快布局全球產業鏈,與“一帶一路”共建國家形成產業鏈上中下游一體化發展的良好局面,真正實現互利共贏。疫情也加快了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新興技術成果的應用,比如各種在線會議、在線教育、在線購物平臺,以及手機應用程序等等。企業要加快數字化轉型,構建“一帶一路”數字化供應鏈,促進資源共享和協同。

新加坡艾倫格禧律所中國業務部爭議解決主任馮璞:我們認為有兩點可以考量:第一,企業應該用發展的眼光看待“一帶一路”在推動全球經濟合作中的作用。疫情面前無國界,疫情的全球化蔓延對任何國家來說都是巨大災難。“一帶一路”建設是項“世紀工程”,中國需要與相關國家和國際組織加大協調、共克時艱。隨著“一帶一路”合作的發展,新加坡穩定的政治結構、良好親商的法律法規及強大的執行力度、完善的司法系統、強大的國內機構和良好的公司治理實踐,使新加坡的商業環境對中國投資者具有吸引力。2017年修訂的《公司法》,進一步增加了商業實體所有人和控制權的透明度,減少了監管負擔,提高了企業將新加坡作為東南亞業務總部并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開展業務的便利性。

第二,企業應該用長遠的視角看發展。共建“一帶一路”是一個長期過程,這不僅是因為參與共建的國家中大部分是發展中國家,通過“一帶一路”建設促進這些國家的經濟社會發展不可能一蹴而就,而且“一帶一路”建設的核心工程與建設項目大多是大型基礎設施建設項目,這些項目投資多,建設周期長,因此必須用長遠的眼光來看待“一帶一路”建設中遇到的問題,應結合當前形勢,重點做好各方面的工作,繼續致力于推進“一帶一路”的高質量發展。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網0
真人街机电玩城 好运彩米聊下载 陕西十一选五走势图最新 股票拉升k线图 大发快三彩票下载 陕西十一选五任五遗漏 北京11选五前三直玩法 快乐十分选三前直规律 海南飞鱼彩票开奖结果 pc蛋蛋刷蛋11.0 湖南快乐十分总动员电视图 四肖期期准一刘伯温 股票下跌钱去哪里了 河南体彩11选五5开奖结果 有没有靠谱的股票配资平台 广西快乐十分跨度 股票融资如何收利息